光波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光波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活着你就活着[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01:38 阅读: 来源:光波表厂家

div>2012年4月初,年近花甲的张魁和植物人妻子吕双凤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这是一间新租下的房子,位于沈阳市沈北新区朱尔屯附近的一处蔬菜大棚里。张魁正在给妻子泡脚,看到记者,吕双凤似要说什么,可只啊啊出两声。张魁笑了:“她这是要说话了!”

?

?

1995年4月12日早,在沈阳市某陶瓷工业公司工作的吕双凤习惯地俯身去清理炉膛,正在这时,悬在她身后半空中、一吨多重的升降机突然失控滑了下来,一下子砸在她的头部和背脊上。5分钟后,吕双凤被紧急送往中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抢救。13个小时后,医生对焦急等在手术室外的众多亲人说:“准备后事吧,即使能活下来也是植物人……”

?

第一个不相信这个结果的是吕双凤的丈夫张魁,他扑上前,一把抓住医生的手哭喊着:“医生,求你救救她,我给你跪下了!”然而,现实是残酷的,一个星期后,吕双凤被正式宣判为植物人!

?

第7天晚上,医生悄悄对张魁说:“病人体温高达42℃,恐怕……”亲戚、朋友纷纷劝张魁放弃,这样活着也是受罪,不如让她离去。张魁大吼一声:“不,我活着,就不能看着她死,我要救她!”

?

张魁转身下楼,去商店买来两瓶62度的“二锅头”白酒,然后冲进特护病房,三下两下脱下妻子的衣服,双手蘸酒,在她身体上反复揉搓着,一边搓,眼泪一边滴滴答答掉下来。

?

第二天一早,吕双凤的体温降到了37.2℃。

?

15天后,吕双凤被转到了普通病房。医生叮嘱说:“注意体温,注意吸痰,多和病人说说话,争取唤醒她!”

?

一星期后,张魁学会了给妻子吸痰、喂饭、量体温、换尿布……他向单位请了长假,整天守在医院里,头发长了也不去剪,他怕万一去剪头时,妻子会突然苏醒过来,喊他的名字,寻找他。朝夕相伴15年的妻子,在生命离他似远似近的关头,他不能走开呀。

?

?

1995年12月初,一场感冒过后,吕双凤再次发起了高烧,连续三天,药物、酒精、冷敷都不见效,医生下达了病危通知书。这是妻子出事后,张魁接到的第5次病危通知,他的心被掏空了。

?

张魁默默打来一盆温水,一遍遍给妻子擦洗身体,从头到脚,每一处都擦洗得干干净净:“双凤爱干净,要走了,我不能让她感觉到身体有脏的地方!”最后,他分开脚趾,连缝隙处也仔细擦洗了一遍。

?

给妻子打扮整齐后,张魁情不自禁抚摸了一下她的脸。这一摸,张魁大感惊奇,妻子脸颊凉丝丝的,全不像刚才那样烫人。再一摸腋下,也不那么热了,莫非?他拿起温度计夹在妻子腋下,3分钟后,温度计显示:37.6℃。在场的人面面相觑,张魁心中充满了狂喜:“双凤又活过来了,活过来了!”当晚,吕双凤的体温从37.6℃降到了正常值,奇迹再次出现了!

?

在张魁的精心侍候下,妻子昏睡半年多来,从没得过褥疮,肌肉也一直充满弹性。可面对亲人的呼唤,她还是没有苏醒的迹象。张魁决定采取另一种办法:掐她,让她感觉到疼——医生说过,只有不停地刺激才有苏醒的希望。

?

一天上午,张魁掀开被子,手颤抖着伸向妻子的大腿内侧。当手触摸到皮肤的刹那,他心疼得想哭,他冲着昏睡不醒的妻子说:“双凤,今天我掐疼你,等你醒来时再狠狠地掐我!”

?

使劲、再使劲!张魁一边掐,一边注意看妻子的反应。这个力度,就是一块铁,也应该搓热了,可是昏睡中的妻子只是皱皱眉,皮肤痉挛性颤动两下,再无别的反应。

?

一天下午,一位同事跑来告诉张魁说,有人用辣椒水刺激醒了植物人……张魁睁大眼睛,这不是给犯人用的酷刑吗?他浑身打了个冷颤。

?

犹豫两天后,张魁狠下心肠,把一包辣椒粉倒在一个小碗里,兑上水,沉淀半小时后,用纱布挤出辣椒汁,然后给妻子喂了下去。片刻,妻子的脸涨成紫红色,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手、脚神经性地动了一下,随即一阵咳嗽从胸腔里传出来,不一会,一滴眼泪流过眼角,慢慢流到脸颊上。除了痛苦之外,妻子那双失神的眼睛,只是无助地在天花板上漫游,听不见,也看不见张魁做了什么。张魁心中一阵自责:妻子是病人,不是犯人,对她施用这种残忍的招数,良心难安。

?

一个月后,有人提醒张魁说:苦胆汁可能更有效!不,不能再拿妻子做试验了。张魁蒙住眼睛,喃喃自语。不,不行,万一苦胆汁真会催醒妻子呢?第二天一早,他硬着头皮去菜市场买来一碗鸡苦胆。当碧绿的胆汁流进妻子的嘴里时,他的嘴里也仿佛涌起了一片苦涩。试了一个月,妻子还是没有醒来。

?

?

1996年4月,报纸上的一条小广告吸引了张魁的注意:针灸催醒植物人。于是,张魁揣着2000块钱,雇车拉着妻子来到这家诊所。他买来一张简易床,在上面铺上棉被,带上吸痰用具、急救药品,开始每天往返在这条线路上,风雨无阻。一次3小时,每天费用80元。一年时间过去了,妻子的病情没有变化。无奈,张魁又带上妻子找到一位退休老教授,又扎了一年,妻子还是没有苏醒的迹象。

?

由于这种治疗属于自费,单位不予报销,家里的积蓄花光不说,张魁还向亲友借了三万多元。好心人悄悄劝他说:“你已经对得起双凤了,生死顺其自然吧,孩子还小,今后的日子还得过,再找一个女人成家吧。”

?

张魁摇摇头说:“不,我答应过双凤,这辈子我要对得起她!”

?

春去秋来,妻子依然在她的世界里冬眠着。这期间,张魁默默送走了双方老人,又独自承担着供养儿子的重任。为了治病,他卖掉住房,带妻子到处租房住。2001年5月,又买断了工龄。

?

2012年1月底的一天晚上,疲惫至极的张魁捧着一本书,脚搭在一张小木凳上睡着了。凌晨3点,他翻身时不小心碰倒了木凳,“哐当”一声,凳子砸在地板上。

?

张魁急忙站起身,眼神落在妻子身上的一刹那,只见妻子的身体猛地哆嗦一下。他愣住了,没看错,刚才她是在哆嗦,显然木凳倒地的声音吓了她一跳。张魁屏住呼吸,抬手又把木凳弄倒在地。哐当一声,妻子的身体又一哆嗦。再一看眼神,只见往日视而不见的瞳仁,这回专注地盯着一个地方看,似在分辨什么。他伸出手在妻子眼前晃了晃,眼神跟着转;再晃,眼神还跟着转。

?

张魁大叫一声,扑向床前:“双凤,你醒过来了,你醒过来了!”随着叫声,一滴浑浊的泪从妻子眼中流出。为了验证自己的判断,张魁伸出手勾了勾妻子的手指,妻子马上也勾了勾他的手指。妻子苏醒了!

?

一大早,亲人们都赶了过来。小屋里,已长成大小伙子的儿子激动地喊:“妈妈,我是你儿子,你快看我一眼!”循着声音,吕双凤的头慢慢转过来,眼神瞬间在儿子的脸上定住了。好一会,她嘴唇哆嗦着,手挣扎着想伸出,儿子俯下身,轻轻握住她的手,随后和妈妈的脸贴在一起。

?

奇迹,昏睡17年的植物人竟然苏醒了!在场的亲人们纷纷流下了喜悦的泪水!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