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波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光波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美联储QE之辩量化宽松或引发全球泡沫(新闻)

发布时间:2021-11-17 23:22:50 阅读: 来源:光波表厂家

美联储QE之辩:量化宽松或引发全球泡沫

美联储QE之辩:量化宽松或引发全球泡沫 更新时间:2010-11-3 7:37:41 美联储本周的货币政策会议已成为全球投资者和经济政策制定者的关注焦点。

当地时间10月30日,在纽约召开的全美华人金融协会第16届年会上,中美金融界巨头们将会议的焦点变成了一场关于量化宽松的大辩论。

面对台下近千名与会者,从北京远道而来的中国证监会国际合作部主任童道驰反复强调,“我们担心美国方面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即美联储的QE2”。

在2008-2009年的第一轮量化宽松中,美联储一共收购了1.725万亿美元资产。目前各界预计美联储将在本周三宣布规模至少数千亿美元的资产购买计划,并且未来可能会进一步扩张。

童道驰说,“QE2意味着美国未来一段时间不会退出经济刺激,而是将继续向全球市场注入流动性。”

他进一步补充,“我们担心的是这些流动性将流向何处。我们有高利率,汇率在上升。所以这可能会导致流动性进入中国,以及其他新兴市场国家。我担心美国的量化宽松可能会导致美元进一步走弱,带来更多流动性,并再次创造全球泡沫。”

在演讲结束后,他还就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拒绝大公国际信用评级执照申请一事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制裁一半成本将由美公司承担

童道驰还谈到了“敏感”的汇率问题。

他说,汇率政策是一个单纯的经济和金融问题。但今年是美国的选举年,美国政客将此制造成一个热门话题,称中国在管理汇率以提高对美出口,并将美国的工作岗位抢走。

“但这是一个错误的说法。”童道驰说,“中美经济结构非常不同。我们处于科技低端,多数出口都是劳动密集型。奥巴马总统希望美国出口未来五年翻一倍,但我认为这些出口不会转向劳动密集型。即便美国要求人民币升值,也不会因此而增加美国就业。这些就业只会从中国转移到其他低成本国家。”

不过童道驰强调,出于中国自身原因,为应对通胀和资产泡沫等问题,中国自己也需要解决汇率问题,因此中国央行最近采取措施让人民币与美元脱钩。

尽管如此,美国国会众议院9月份依然通过了针对人民币的惩罚性贸易法案。该法案要最终生效还需参议院通过,并送交奥巴马签署。

童道驰对此发出警告,因为中国公司很多都是出口到美国的500强公司,“如果美国对中国实施贸易制裁,其中一半的成本都将由美国公司来承担。这对美国来说损失更大。”

他说,中国的低成本产品支撑着美国的生活方式和高消费,美国从中受益巨大。如果美国继续要求人民币升值,推高中国产品的成本,“美国现在这样的生活方式无法持续下去”。

“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从贸易制裁或保护主义中受益。中国强烈支持自由贸易。我们号召美国政府、民众和公司也支持自由贸易,这对两国以及全世界都有好处。”

中国货币政策会稳定一段时间

童道驰还介绍了目前中国经济面临的问题以及应对之策。

因发达国家3%的经济增长支撑着中国出口20%的增长,但现在这些都不太可能发生了。童道驰预计,未来五年发达国家经济增长可能会降至1.8%甚至更低。

他还提到了去年的房地产“泡沫”,不过因为目前房地产投资依然强劲,童道驰认为,虽然有担忧,但表现还可以。

另一个问题就是通胀,目前已经超过了3%的红线。童道驰说,因为央行采取了措施,相信通胀会稳定一段时间,“我认为货币政策会稳定一段时间”。

中国经济需要从投资驱动转为消费驱动,这需要农村和城市人口收入都增长来予以支持,童道驰说,因此未来收入增长对中国经济来说非常重要。

面对种种问题,中国需要平衡经济并继续保持增长,但一个变化在于,“我们不会设定具体的增长目标,而是更强调增长质量,在我们的五年计划中,我们已经不再说需要达到多少的增长目标了。”

自营交易与信用评级

在演讲结束后,童道驰就自营交易、信用评级机构监管、上海国际板以及“迷你QFII”等问题接受了两位听众的提问和本报记者的采访。

针对中国自营交易,童道驰表示,最近美国一些投行如高盛和摩根士丹利都要将自营交易业务分离出去,但是在中国自营交易业务好像才刚刚开始。美国的自营交易和中国的情况非常不同。美国自营交易有很高的杠杆。自营交易本身并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杠杆。如果我们很好地解决了杠杆问题,不要过多借钱,这不会是个问题。

“目前为止,我们监管有一个基本的原则,就是资本金要求。你想做多大规模的生意,要看你自己有多少资本金。这很像银行业的巴塞尔二和巴塞尔三一样。”童说,对于证券经纪公司,我们有自己的资本金要求。达到了这个资本金要求才可以做自营交易。同时风险管理也很重要。解决自营交易问题应该是从根本问题上动手,而不是浮于表面。

针对SEC拒绝大公对美国信用评级资质申请的问题,童道驰告诉记者,不管是在美国还是全球范围内,对信用评级机构的监管都是非常重要的问题。众所周知,全球信用评级市场被三家美国公司所主导。但三家公司在金融危机中都遇到了问题。人们对他们失去了信任,希望他们能够很快重回正轨。

童道驰指出,中国也有一些信用评级机构在开展业务,有一些与外资公司建立了合资企业,但大公并没有与外资公司合作。“我们希望尝试在美国开展业务。但我们需要解决监管层面的一些协议安排。当SEC去现场执法检查公司的时候,我们需要给他们提供帮助。但这些协议安排需要尊重各自国家的主权、符合各国的法律和监管规则。我们仍然在推进这方面的工作。”他说。

国际板需解决法律和会计问题

国际板同样是投资者关注的话题。

童道驰认为,这些是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和中英金融经济对话的成果。这是我们要推进的工作,但是我们要解决法律和会计问题。中国的法律框架与其他国家可能有很大不同,美国是普通法系,中国是大陆法系。我们不要求对公司架构做出根本性改变,但是我们要求他们增加保护投资者权利的措施。特别是当他们在中国上市的时候,他们需要有保护中国投资者的措施。第二个问题是会计问题,我们正在向国际会计准则转换。如果美国公司想在中国上市的话,我们可能要求美国公司合并报表,这样是为了确保中国投资者能准确理解这些公司的财务报表。

“至于所谓的‘迷你QFII’,这不是迷你QFII。”童道驰表示,“我们希望帮助中国的证券公司走出去,到其他市场。因为他们在中国有经验,所以他们可以作为其他市场与中国市场的桥梁。所以我们想给他们一些支持性政策,让国外的私人投资者可以到中国来投资。QFII是一种机制,让外国机构投资者到中国来投资。但这个很不一样,这有利于香港成为一个人民币离岸市场,没有任何歧视性,但对中国公司在香港设立证券经纪公司会更加支持。

南昌治耳鼻喉医院

哪家医院治包皮包茎

贵阳癫痫病医院